当前位置: 首页> 贸促商机>经贸资讯
经贸资讯
谨防光伏扶贫项目沦为“晒太阳”工程
发布时间:2022-05-11 浏览量:64 分享新闻:

image.png

赵乃育 绘

  光伏扶贫见效快、收益稳、帮扶准,是常见的产业帮扶举措。然而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期在多地走访了解到,随着光伏发电设施大量接入电网系统,部分项目建而缺管、运维缺失、组件假劣等问题显现;部分项目打着“光伏养老”“光伏贷”等旗号坑农害农,一些脱贫户陷入资本套路,造成“阳光存折”打折扣。业内人士和专家呼吁予以重视,防止阳光扶贫工程遭抹黑,沦为“晒太阳工程”。

  一些地方阳光扶贫工程不“阳光”

  近年来,不少地方建起了村级光伏扶贫电站,助民增收效果显著。但一些地方光伏扶贫项目由于管理不善,效益下滑,后期运营存在隐患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一些地方光伏扶贫项目效益逐年下滑,有的光伏设备存在故障无人修理,有的光伏扶贫电站无法并网售电。记者在苏北多地走访看到,不少农户楼房顶部安装有一块或两块光伏板,面积小且分散,部分光伏板组件损坏,有的被树木遮挡,有的表面污垢较多。还有一些电站组件未处于最佳安装角度,支架杂乱。一位村民告诉记者,这两年没有运维人员来帮忙维护,效益明显下降。

  除了部分项目设施缺乏管理,效益下降,一些打着光伏扶贫概念的“带毒”资本坑农害农,一定程度上抹黑着扶贫产业的形象。有村民在网上发帖反映遭遇光伏扶贫骗局,背上数十万元贷款。“光伏养老”“太阳能发电养老”“新型家用电器”等字眼在抖音、快手等平台时常可见,甚至有少数乡村干部受利益裹挟诱导低收入户落入“光伏贷”陷阱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,有的光伏行业博主或经销商“吹嘘”丰厚收益,一些光伏公司和小贷公司联手欺骗农民贷款安装光伏板后“跑路”,致使一些农民陷入光伏骗局。

  记者了解到,一些地方光伏扶贫试点项目多由企业建设运营,收益由企业享有,仅支付给农户微薄的土地和屋顶租赁费等。一些地方开始探索政府回购企业投建的光伏扶贫电站,但不少地方财政吃紧,有点力不从心。

  广西崇左市扶绥县政府一位干部介绍,全县建了52个村级光伏发电站,成本超过1000万元。“然而,平均每个电站每年售电收益约8000元,综合计算发现20年收益也只有800多万元。”

  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昕水镇而吉村的光伏扶贫电站投资120万元建成,最初测算25年可收入约500万元。但当地一位干部告诉记者,现实很残酷:质量差,光伏板黄化严重,并多次发生逆变器故障。“以前一天能发600多度电,现在一天仅200多度。”实际收益和测算结果相差较大,与投入不成正比。

  即便是这点收益,村民也很难直接分享。一些受访的基层干部介绍,村集体光伏项目所得收益使用有明确规定,只能用于村里公益性支出,因此只能通过聘请低收入家庭人员到公益性岗位上,再用光伏发电收益支付工资,“存在感”较低,村民获得感不足。

  为降低成本从而提高收益,一些户用光伏电站质量堪忧。山西省乡村振兴局一位干部说,该省在推进光伏扶贫电站建设过程中,主打村级扶贫电站,一些脱贫户或普通民众在自家屋顶安装的户用光伏电站,多存在质量问题,导致户用光伏电站运行不佳。此外,一些村民自行安装的户用光伏电站,有些多年没拿到补贴,只能低价和电网结算,甚至不够还贷款利息。

  还有一些基层干部反映,不少光伏扶贫项目未买保险,处于“无专业运维、无保险保障”状态,有的受灾情影响,损失巨大。由于在屋顶安装光伏设备会造成部分农房漏雨,租赁维修费用较高,影响利润分成,产生矛盾较多。

  重建轻管风险大 组件假劣效率低

  记者调查发现,光伏扶贫项目效益下滑,与一些地方盲目上马项目、布局零散难以管护,以及部分组件质量不达标、发电效率低、后期专业运维跟不上等密切相关。

  苏北一位基层干部说,部分光伏扶贫电站建设存在“最低价中标”导向,致使扶贫电站低价劣质组件隐患较多。检查发现,一些光伏扶贫电站存在效率值偏低问题,不同电站性能水平存在较大差异,有的逆变器等核心组件以次充好。山西一位干部介绍,该省早期建设的光伏扶贫电站已有不少陆续出现质量问题,光伏板保质期普遍为10年,而负责把直流电转变为交流电的逆变器,保质期仅为5年。

  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,光伏发电普遍存在重建设、轻运维现象,部分地方存在标准缺失、技术水平不高、集约化程度低等问题。江苏林洋光伏运维有限公司项目经理陆豪乾说,光伏扶贫电站多分布在乡村,规模小、分布散、距离远,村集体虽有所有权,但缺少专业运维人员,有的村干部对本村光伏电站并不关心,甚至不知情,导致部分项目故障无法及时排除。“新官不理旧账也时有发生,不愿花钱运维。”

  一些第三方运维公司退出保障工作更加剧了这些村级光伏电站的“烂尾”状况。记者在多地走访发现,部分地区户用电站专业运维“真空”、保险缺失。安徽某县一光伏运维公司负责人说,公司七名员工对村集体或联户电站进行维护和清洗,但户用电站不在维护范围内,如有问题只是顺带帮看看,并非长久之计。“收费六分钱每瓦,人力、交通成本高,仅赚微利,县里原有6家运维公司,到2021年末只剩两家,现在主要是我们在做了,顾不过来那么多。”他说。

  陆豪乾说,光伏发电产生的是高压电,乡村干部擅自操作存在安全隐患。然而安装单位一般仅代运维两三年,市场上有专业资质的光伏运维企业不多,一家运维公司服务数十座电站。一个厂房楼顶光伏电站一年需要的运维费用少则数千元多则上万元,一些村无力承担干脆放弃运维。

  此外,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资金已下调,有的地方为保稳定仍执行2017年标杆电价,但持续多久存在不确定性。有基层干部反映,如不再维持,有些脱贫户光伏收益将降低约60%。

  须强化运维适时开展“回头看”

  光伏扶贫项目是脱贫攻坚留下的优质资产,加强运维管理,对巩固和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意义重大。业内人士和基层干部建议适时开展“回头看”,切实强化运维管理,提高光伏项目全生命周期运营质量。

  目前一些扶贫电站统一运维管理制度不健全,缺少第三方监管,有的光伏扶贫项目虽并网但未产生电量,拉低结算率,并存在骗补风险。多位业内人士建议对光伏扶贫开展“回头看”,切实防止资本坑农害农、阳光扶贫工程烂尾。

  同时,为保证可持续发展,可以探索从光伏电站收益中提取维修基金,强化光伏电站运维等运营模式。光伏电站使用时间越久,后期运维越关键。基层干部建议采用政府主导、第三方运维、群众管护模式,加强光伏扶贫电站后期管理。完善政策,探索从光伏电站收益中提取维修基金,促进项目可持续。陆豪乾建议按区域建立统一的集控系统和运维管理制度,开展运维队伍培训,安装故障报警系统和全天候监测系统,提升智慧监管水平。同时,多方共商探讨更长远的运维保障机制。

  中国南方电网广西电网公司南宁供电局营销部相关负责人建议,因地制宜发展光伏帮扶项目,防止匆忙上马而后弃用。加快建立行业标准,强化技术评审和管理,加大光伏扶贫收益分配公开力度,加强群众监督。

  受访的基层干部还建议,可以探索对光伏扶贫电站发电收益免收或减收增值税;切实扭转“最低价中标”倾向,提高核心组件质量。

  (记者赵久龙 水金辰 王飞航 徐海涛 苏醒 采写)

经济参考报

免责声明:凡本网注明“信息来源:XXX(非福建省贸促会官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


地址:福建省福州市华林路139号屏东大厦11-13层 邮政编码:350003
电话:0591-87842756  传真:0591-87805770

版权: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福建省委员会 中国国际商会福建商会 闽ICP备13014548号-1 闽公网安备:35010036237-21001